·当前位置:首页 > 业内新闻 > 详细信息
发布时间:2021/10/20 阅读:127次 【字体: 】 【背景色 -              
生食鸡蛋赛道升温 行业供应链有待升级

  一场围绕“可生食鸡蛋”的竞争,才刚刚从电梯间打响。近日,在全国多个城市,可生食鸡蛋品牌黄天鹅正在大力推广,往往在同一电梯间里出现的还有圣迪乐村鸡蛋广告,其称远超日本可生食标准。
 
  与此同时,在线上已经有20余个品牌力推可生食鸡蛋,价格区间在2~4元/枚,直接将鸡蛋行业推向高端化。但《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可生食鸡蛋虽然在生产环节具有严格的检测标准,但是在运输、超市摆放售卖、消费者存储等环节,要持续做到可生食还有很大的挑战。 
 
  天眼查系统显示,黄天鹅主要团队正是在2018年6月从圣迪乐村集体出走的原班人马。截至9月23日,黄天鹅鸡蛋出品公司凤集食品集团已经实现B轮融资。至于黄天鹅的全国化推广及未来是否加快步入资本市场等问题,其公司相关负责人以冯斌在北京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鸡蛋本身的附加值不高,可生食的概念提高了产品的附加值。”中国食品产业研究员朱丹蓬认为,中国鸡蛋产业共有3000多亿元的市场容量,可生食鸡蛋的国内行业标准、国家标准,现阶段都处于缺失状态,如果企业不夯实基础,可能导致昙花一现。
 
  鸡蛋背后的资本局
 
  黄天鹅与圣迪乐村在电梯间的短兵相接,背后是一场资本的竞逐。
 
  2017年 6月,新三板公司圣迪乐村(OC:832130)发布公告称,将终止IPO,其理由是行业出现巨幅波动导致业绩下滑。2016年,圣迪乐村实现营收7.37亿元,净利润为4792.14万元。一年之后,该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冯斌等6人集体辞职。这些高管都来自控股股东四川铁骑力士集团,且多位是元老级。
 
  2018年7月,冯斌团队创立凤集食品集团,引入了璞瑞PROTERRA和德州大学基金管理公司UT IMCO两大产业基金作为天使轮战略投资,总额高达数千万美元。随后的三年时间,公司先后实现A轮、A轮+、B轮融资。截至9月23日,凤集食品集团股东总计为7家,其中冯斌是实际控制人。
 
  至于目前黄天鹅的销售情况尚不得知。冯斌在12日公开表示,为了保障鸡苗的高标准,首创欧洲祖代风控标准建设种鸡基地,并在全国建立超550万羽规模的四大自有养殖基地。
 
  显然,这也是诸多区域性鸡蛋企业的目标。记者注意到,新三板除了圣迪乐村之外,还包括德青源(OC:835923)、顺宝农业(OC:835712),不过都已经摘牌。另外还有荣达禽业(OC:834797)、欧福蛋业(OC:839371)等。除了圣迪乐村、德青源、欧福蛋业的年营收在5亿元以上,剩下的蛋企规模较小。
 
  “鸡蛋行业获得融资很少,新三板企业也在陆续摘牌,主要在于鸡蛋行业盈利不持续,波动性很大,同时做品牌非常困难。”行业人士罗佳军表示,在鸡蛋行业里,一是消费品品牌,比如正大、新希望等,鸡蛋只是其中一个附属品类而已;二是专业的鸡蛋品牌,比如圣迪乐村等,有一定品牌影响力,但是消费者忠诚度并不高,很难做到全国化。
 
  “尤其是超市往往通过低价促销方式,将鸡蛋作为引流工具,不利于鸡蛋的品牌化发展,很难掌控价格。”罗佳军表示,鸡蛋行业急需资本的进入,推动和实现行业的升级。
 
  “可生食鸡蛋”寻求突围
 
  冯斌带着老团队创业和突围的方向,正是可生食鸡蛋。
 
  在黄天鹅的官方微信里,冯斌表示,日本可生食鸡蛋的标准,让从事鸡蛋行业18年、一直未解决沙门氏菌控制技术的他,受到强力的冲击。冯斌曾3次赴日本拜访被称为“日本可生食鸡蛋之父”的加藤宏光,后者也3次来中国考察,最后将可生食鸡蛋标准技术体系传授给黄天鹅。
 
  至于这套体系此前是否被引入圣迪乐村,记者联系该公司负责人李全,未获回复。但圣迪乐村在近日的广告推广中,除了宣传“好鸡蛋,认圣迪乐鲜蛋”之外,外包装明确标注“远超日本可生食标准”。
 
  实际上,黄天鹅在去年疫情期间就开始了大规模的推广,其一度对外宣传称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实现逆势增长200%,4月份单月销售额突破4000万元。目前,黄天鹅主要在京东、盒马等平台销售,单价一般在2.5元/枚左右。此外,公司目前重点在北上广深、成都、西安等国内十余个城市推广。
 
  记者注意到,在线上平台,目前在售的可生食鸡蛋品牌包括一颗红心、朝一、旦旦说、桂青源等,这些鸡蛋的主要标签是无菌、日本可生食标准,一般价格在2~4元/枚,这与目前超市或菜市场5~10元/斤的大众消费鸡蛋相比,显然属于高端鸡蛋。
 
  “可生食鸡蛋的推广是中国鸡蛋消费升级的表现,企业找不到新的营销方式,比如对土鸡蛋的宣传推广,没有东西佐证是土鸡蛋,消费者对土鸡蛋也没有科学的判断认知。基于此,一些规模大、设备好的鸡蛋生产企业,想和传统的养殖方式、原生态养殖方式区分开,所以选择了可生食鸡蛋,但在养殖成本比如饲料方面和普通鸡蛋差不多。”罗佳军表示,后续还需要进行消费者教育。
 
  京东生鲜重点品牌业务部总经理王文博介绍,目前可生食鸡蛋已占据京东平台中高端鸡蛋市场近50%份额,销售年复合增长达6倍。
 
  “中国鸡蛋产业共有3000多亿元的市场容量,从吃饱到吃好,消费者的消费思维在改变。”朱丹蓬认为,率先入局赛道的品牌在鸡蛋市场通过可生食这个卖点,得到了高速发展。“可生食鸡蛋的需求能否匹配现有产能?企业生产标准是否有权威性?品牌背书是否有公信力?指标背书是否有权威性?消费者可能会有很多疑问。”朱丹蓬表示。
 
  标准之争背后风险隐现
 
  目前,国内实施的是《蛋与蛋制品的食品安全标准(GB2749)2015》。该标准除了感官要求的标准外,还要求对污染物限量、农药残留和兽药残留限量、微生物限量、食品添加剂和食品营养强化剂等进行检测。至于鸡蛋能否生吃,需要检测哪些指标,该标准未有具体规定。
 
  记者了解到,因第三方检测的时间过长,一般蛋鸡养殖企业都是根据国家上述标准采取自检方式,对每批次都会留样,其中农药兽药残留、重金属都是检测重点,有的企业会根据市场需要增加检测的指标,否则不会出养殖场销售。
 
  “检测主要体现在生产环节,一般到超市或者农贸市场就很少再进行检测。”一位养殖老板告诉记者,只要符合国家检测标准的鸡蛋,新鲜的鸡蛋,其实几天内都可以生食,并不是只有符合日本可生食标准的鸡蛋才行。
 
  记者注意到,目前可生食鸡蛋的养殖企业,在生产环节都有各自的检测标准,如圣迪乐村提出除了沙门氏菌,还有34项生食检测标准,包括2项病菌、5项重金属、10项农药残留、17项抗生素等。
 
  日本可生食鸡蛋标准是由日本家禽产品品质控制机构——PPQC株式会社建立的标准体系。从种源安全、生物安全、有害生物防治、环境卫生、肠道健康、投入品、品质监测、GP中心管理8大环节打造品质控制体系。这与中国现行的《蛋与蛋制品的食品安全标准(GB2749)2015》有很多指标上的不同。
 
  最近,黄天鹅也在主导发起中国农业国际合作促进会立项并制定的《可生食鸡蛋》团体标准,标准中最核心的是针对最常见且最容易引起食源性疾病的致病菌沙门氏菌做出严格要求。
 
  但记者咨询多位专家和行业人士了解到,可生食鸡蛋虽然在生产环节具有严格的检测标准,但是在运输、超市摆放售卖、消费者存储等环节,要持续做到可生食还有很大的挑战。
 
  “即使用最好的设备检测,运输、存储等方面如果不是最理想的环境,加上鸡蛋本身就会呼吸,在天然的空气中,只要磕碰出一点缝隙,就会吸入细菌被污染。此外,企业提倡15天内可以生食,但夏天高温下也很容易被细菌污染。”养殖企业老板张先生表示。
 
  张先生表示,日本可生食鸡蛋从生产、运输到超市销售都是全程冷链,这需要巨大的投入,是国内目前小而散的养殖企业无法承受的,也是他没有切入这个市场的原因。
 
  对此,国家蛋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技术委员会委员、江南大学食品学院教授杨严俊在上述标准发布会上解释,可生食鸡蛋是一个标准,它意味着高技术含量和一整套严苛的生产体系,是对鲜鸡蛋食用卫生和安全的更高标准。而且可生食鸡蛋对储藏的要求也很高,在具备全程冷链的条件下,可生食鸡蛋应在0℃~10℃下进行运输和贮存。可生食鸡蛋的可生食期应在距生产日期15天之内,超过可生食期且在距生产日期30天之内的可生食鸡蛋,应充分熟化后食用。
 
  记者在成都伊藤洋华堂、王府井等大型超市看到,几乎没有将鸡蛋放入冷链,都是摆放在货架上进行集中销售。很多消费者也表示,平时买蛋有回家发现个别鸡蛋破裂甚至发霉的现象。显然,这样的鸡蛋已经不适合生食,尤其是现在快递的方式,更容易导致鸡蛋出现细菌污染。
 
  就此,冯斌在上述标准发布会上也表示,公司未来会在“主流渠道推动建立全冷链系统”。这显然意味着更多的投入。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临床营养科的饶志勇副教授认为:鸡蛋适合熟吃,煮熟后才更有利于人体的消化和吸收,生鸡蛋的消化吸收率在50%左右,而熟鸡蛋的消化吸收率高于97%;吃没有全熟的鸡蛋有安全隐患。
 
  “这就是可生食鸡蛋所面临的风险,类似去年新冠疫情期间,有专家说蛋类、肉类必须煮熟食用,可生食鸡蛋的推广就会受到影响;一旦发生禽流感,可生食鸡蛋就会受到民众质疑。”罗佳军表示,这些都是对可生食鸡蛋的考验。

分享到:
Copyright © 山东好利来动物药业有限公司      鲁ICP备16018540号-1     技术支持:立博网络              网站当前访问人数: